我用绣球砸了反派的头[穿书]

  • 作者:唤朝暮

  • 类别:穿越

  • 上传:ccc0001

  • 共上传171本

  • 点击量:312

  • 收藏量:2

  • 状态:完结

  • 更新时间:2024-04-09 22:51:17

简介:正文 第1章 绣球招亲 ——“喂,你们走这么急干什么去?” ——“你还不知道啊,今天是宗主的小女儿抛绣球招亲的日子!走啊看热闹去!” ——“宗主小女儿……就是那个出生时霞光漫天,被天声道人断下‘天道之所系’的姜沉离?” ——“没错就是她!前几年恕墨宗的祭典上我远远瞧过一眼,真真长得跟喝露水的仙女儿似的!” ——“不是说姜宗主最疼这个小女儿的吗?怎么舍得让她随便招来个道侣,那我岂不是也可以试试……嘿嘿嘿。” ——“你想得倒美!就是因为实在拿不定主意要许给谁,才依着她自己挑!你看看这城楼底下,多少别派的青年才俊都来了?还轮得到你不成!” ………… 姜沉离顶着坠满珠翠的鎏金头冠,僵硬地捧着一个红彤彤的绣球,望着城楼下乌泱泱的人群,脸色铁青,内心无语凝噎。 她,穿书了。 穿的是睡前看的一本古早小说中的炮灰女配。书中男女主经历了生死虐恋,把她和反派大佬通通消灭后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。 姜沉离看得一肚子火,大骂这个和她同名的憋屈女配:把你当工具人的狗男人有什么好?你家那么有钱,养个小白脸他不香吗? 在看到大结局中男主设计将反派大佬围困在穷极渊,干完这票大的就能和女主双宿双飞时,她终于忍不住摔了手机关灯睡觉:垃圾小说,浪费时间!还不如换她上! 第二天睁开眼,她发现自己穿着流仙红裙,身披数层轻纱,飘飘欲仙站在城楼上。原著男主洛连川白衣胜雪,乌发高束。御着他的佩剑雪鸿上,风度翩翩地抬眸望向她,一双上挑的凤眼里满是柔情。 姜沉离当即脚下一软:QAQ姐妹我开玩笑的。 身后的女弟子南鸳上前,一把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她,低声劝道:“小师妹切莫太过激动,让人看出端倪就不好了。就按你跟洛二宗主商量好的行事,时辰快到了。” 是了,原主因为仙门武学大会上的惊鸿一瞥,对洛连川芳心暗许。而洛连川制造的种种巧遇,更是让原主梦魂颠倒,对他的要求都无条件照做。 洛连川是盈灭宗宗主的私生子。他以在宗内处境艰难为由,表示无法上门提亲,只能委屈原主举办一场绣球招亲。他们二人里应外合,势必能名正言顺地迎娶原主。 原主被这份虚伪的爱情蒙蔽了双眼,对洛连川满心信赖,哭求了她的父亲三天三夜,终于逼着他答应了绣球招亲的提议。 其实哪是因为这个原因。恕墨宗富可敌国,姜沉离自小万般娇养长大,还有身系天道的盛名。多少伪君子碍于面子,不肯光明正大表现出对她的觊觎,洛连川也只是不愿背负靠女人上位的名声而已。 想到这,昨晚看小说时那股子邪火又熊熊燃烧起来,她恶狠狠地瞪着城楼下的洛连川,凑近南鸳耳边交代了几句话。 南鸳满脸茫然,犹豫道:“这……这……” 姜沉离狠心推了她一把:“别犹豫了亲,江湖救急人命关天啊!” 南鸳被拱到城头,无奈回头看了她一眼,而后对众人高声宣布道:“恕墨宗少宫主姜沉离心怀良善,不愿有所伤亡,同样也为这次招亲的公正性,决定不允许使用法术争抢绣球,如有违者,一律取消资格。” 众人一阵哗然。不一会儿,沉闷的击鼓声轰然响起。时辰已至,招亲开始了—— 姜沉离凝了三分力在托着绣球的指尖,内心得意洋洋:大兄弟们没想到,不让你们使法术,没说我也不能用啊! “大家桥归桥路过路,此生不必再见了。”她甩甩胳膊,冲绣球哈了口气,使劲朝着离男主十万八千里的方向扔了出去。 城楼下的众人目瞪口呆齐齐仰头,看着绣球在高空中划出一道优美抛物线,随即直直落到某个屋顶,又好像砸到了什么硬邦邦的东西,发出“咚”的一声巨响。 一时天地间万籁俱寂,只有飞鸟飞过的痕迹。 姜沉离哆哆嗦嗦地问南鸳:“那个人——不至于被砸死?” 南鸳比她还哆哆嗦嗦:“不……不知道啊!” 被一球命中脑袋的人,生死未卜地躺在房顶上,半晌,他终于动了动。 姜沉离拍拍胸口,长出一口气:“还好还好,没死——我靠!” 被砸到的人面无表情站了起来,额头微微泛着红,衬得一双桃花目眼波潋滟。随着他起身的动作,满头银发如流瀑般倾泻到单薄的肩膀上,烈阳映着三千银丝,他的玄色衣袍连同眼尾那颗小小的红痣都好像闪闪发光起来。 姜沉离眼前阵阵发黑:银发、红痣、玄衣——能作出这幅非主流打扮还能这么风姿无双的,想来也只有全书最大的变态反派陆衍了。 姜沉离脑海里一片空白,眼睁睁看着陆衍单手抓起掉落在屋顶上的绣球,顺手举起另一只手中握着的糖葫芦,薄唇微启,咬下一颗殷红如血的山楂,冲着她慢斯条理嚼了起来。 ——就好像在嚼她的头盖骨。 南鸳惊慌失措地扶住瘫软下来的姜沉离,大叫:“快来人啊!师妹她晕过去了!” 这头的陆衍咽下甜腻的山楂,低头看了看红彤彤的绣球和糖葫芦,又眯起眼,打量了会城楼上红彤彤的人形生物。沉思一会后,吹哨召来只通体漆黑的四爪鳞兽,往恕墨宗的山头飞去了。 城楼下的洛连川面色沉郁得能滴水,静静站了一会后,也拂袖而去。 * 恕墨宗坐落于高耸入云的雁荡山,青山绿水环抱,宗门根基悠久,立派已有近千年。这些年,由于宗族人才凋零,已日渐呈现衰落之势,直到姜沉离的祖父出生了。 她的祖父是名投胎投错了地儿的经商奇才,对修炼之事毫无兴趣,恕墨宗在他的带领下开始经营起药石和武器的买卖。而姜父在耳濡目染之下,更是将本门的生意发扬到日进斗金的高度,经常被某些门派的老古板批评没有仙门中人的风骨。 姜父听闻到这些酸溜溜的风声后冷哼一声,断了对他们的物资供应。不出几年时间,修真界对恕墨宗就只剩下了人人称羡的巴结声。 毕竟有钱的是大爷。 姜沉离直愣愣盯着她床头看着就很贵的兽耳龙纹紫铜香炉,心说确实如此。 “我可怜的小阿离啊——”一阵十分走心的哭嚎唤回了她的思绪。 姜沉离循声望去,是位穿着蓝色蝠纹劲装中年男人,圆滚滚的腰间系了一条紧绷的祥云宽边腰带,随着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动作显得愈发岌岌可危。 “……”姜沉离幽幽道,“父亲。” 此人正是恕墨宗的宗主、原主的生父——姜河。 说来也奇怪,姜沉离自穿书以来一直浑浑噩噩被剧情推着往前走,没有片刻喘息的机会,看这个世界都像蒙了一层缥缈的云雾。此时此刻她躺在床上,旁边坐着她忧虑到满头大汗的父亲,这才有了一丝真切感受——她是真的穿越了。 姜沉离鼻头一酸,不受控制地流下两行热泪,扑进姜河的怀中。 姜河搂着他向来捧着怕摔、含着怕化的乖乖女儿,听到她在嘤嘤哭泣,感觉心都要碎了,他扶起姜沉离:“乖阿离,就算绣球被盈灭宗那个混世魔王接到了,只要你不想嫁,阿爹马上就去把这门亲事推了!就算是……是陆衍那个小子我们恕墨宗也没没没没在怕的!” 姜沉离:……真的吗?我不信。你怎么都结巴了。 她这才想起方才干了件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,她用绣球砸了全书最大反派——陆衍的矜贵头颅。 陆衍是盈灭宗正儿八经的少宗主,男主洛连川是他的同父异母的便宜弟弟。他年幼失恃,性格十分乖僻,生性嗜杀残暴。传闻中他好烹人肉,连寝殿门口那朱红的台阶,都是被人血一层层染红的。 只是盈灭宗实力强劲,陆衍又是个毫无君子原则的怪胎狠角色,没人敢去多管闲事,求证传言的真假。 这样饱受非议的人物,偏偏一身根骨惊才绝艳,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,修为已经是同辈乃至整个仙门世家中的佼佼者。不出意外的话,盈灭宗最终是要交到他手上的。 而洛连川就是那个意外。 洛连川是古早小说中标配的美强惨男主,身世凄惨,备受冷眼,活在他哥陆衍风光无限的阴影中。 后因被陆衍打落山崖,一路大开金手指,最终为了苍生和走火入魔的陆衍决一死战。 “你放心,爹是绝对不会让你掉进那个火坑的。”姜河还在竭力安慰她,“实在不行,咱们来一招狸猫换太子。” 姜沉离下意识追问:“什么换太子?” 姜河顿了顿,嗔怪地剜了她一眼,看得她全身泛起鸡皮疙瘩:“这孩子,还想瞒着我啊?洛连川那小子都带着你们的书信找上门了,喜欢谁就跟爹直说!这么藏着掖着的,怕爹看不上他啊?” 姜沉离忽地打了个冷颤。即使她没有按照原本的剧情将绣球抛给男主,洛连川居然还是肯抛下面子前来提亲。那这是否意味着,尽管过程有出入,结局却依然是无法改变的? “……洛连川那小子虽说出身不怎么样,但我们恕墨宗向来不看重这些,他的人品比起陆衍可靠谱多了。至于修为这块嘛……拿点珍稀丹药使劲砸出个高手不是难事,你可千万别用老祖宗的傻办法……” 姜河的嘴巴一开一合,满脸都是为小女儿筹划婚姻大事的喜悦。她却不合时宜地想起了书中恕墨宗的结局。 原主被男主冷落房中,心性大变。出于嫉妒各种刁难迫害女主,最后更是毒杀女主未果,惹得洛连川大为震怒,以她满门性命相要挟,逼问出了她的宗门秘密,助他成就了霸业。 可他却没有遵守诺言,为了给女主出气,屠了恕墨宗满门。 那泼天血色仿佛就近在眼前,她惶然惊醒,刚要说她不想嫁给洛连川,就被砰地推门声截断了话头。她的师姐南鸳跌跌撞撞冲进来—— “师父您快去看看,您的……您的两位女婿打起来了!” 作者有话要说: 预收文求收藏~这本完结就开 文案1: 作为修真穿书系统的优秀毕业学员,001号获得了一次自行选择世界的特权,完成感化反派的任务后,便可留下来养老。 然而001千挑万选了半天,手一滑,选成了究极难度。 这个世界有三个大魔头,他们一剑尸血海,一怒伏千里,为了万人迷女主争得头破血流,导致生灵涂炭。 最后被男主出关的师父,修仙界最强战力——司风迟斩杀。 而001也不幸穿成了这三位大反派的师父——万古魔皇越木兮。 001,也就是越木兮,看着眼前这几个花里胡哨的反派:………… 还能怎么办,还不是像个老母亲把人原谅。她非得好好治治他们的恋爱脑! 最近,叛逆反派们发现师父像变了一个人。看着她给的厚册子——《五年功德三年模拟》,面面相觑。 文案2: 魔头A:又找我去救她?没空,找B去。师父!这是我抄的一百遍三十六字魔界价值观。 魔头B:正在扶老奶奶渡河,勿扰。师父我可不像C,他上次月考成绩最差,肯定偷懒了。 魔头C:卧槽要不要脸?上次你抄我的答案抄掉了一个,才比我分高的! 文案3: 越木兮欣慰地看着魔界在她的统领下,一派尊老爱幼的美好景象,感觉退休养老的日子就要来临了。 这时,一个魔族小兵跌跌撞撞冲进来:“尊主——大事不好了!” 越木兮惊讶地看着眸色猩红,浑身煞气的司风迟飞身而来,轻轻落在她面前。 “木木,你也来渡我可好?” #这题超纲了# #没人说过这里还剩一个反派啊#

    TXT下载    开始阅读

友情链接